你不屬于現在,你屬于過去,屬于永恒

  以前,深深迷戀古典舞接近于永恒的美,矜持內斂,意蘊深長。聽音樂一樣,很少聽流行。

  他還在時,我曾經跟他說起,我不愛流行,流行飄忽不定,即來即去的情緒令人難以捕捉感到不安。而古典底子里的情感沉淀和思想,有某種深沉的力量。

  他說,你不屬于現在,你不是片段,你屬于過去,屬于永恒。

  這是我今生難忘的話。他在人間消失了這些年應該不會想到有一天,我不再聽古典,甚至連喜歡的舞蹈也從古典變成了爵士。一種短暫,極具生命張力的爆發。

  或許是經歷的越多,越懂得,永恒太過遙遠無法接近。面對生命逐日隨時間淡去的光華,要盡情舞蹈,盡力表達找到活著的支點;以此忘記衰退和終點必將到來的清醒和緊迫。

  煙花雖美,瞬息而逝。太美的事物都無法長久。太強的力量往往短暫。

  這本身就是矛盾。所以,忘記永恒,清醒的覺知一切終將結束,才會熱切的投入當下,以最大的熱情和感知盡力的跳舞。而經歷過死亡人,一半已經踏入永恒之門,剩下的一半,要熱烈奔跑,和解擁抱。

  所以,晚安,每一個努力活著的人。愿每一個在深夜醒來的你都不會孤單,愿每一個睜開眼的清晨,你的身邊都有愛人。

  愛一個人大概是意外吃到一款好吃的餅干,歡喜的瞬間一邊打電話給他分享,一邊網上搜索給他下單。

  或者,在廚房站了很久,做好一道精心為他準備的菜,第一時間端上餐桌,喂給他嘗。

  或者,把臥室收拾的干凈整齊,布置一些關于節日和清晨的鮮花,拉著他一起進來觸摸愛的味道。

  或者,買了一條喜歡的裙子,一雙新的高跟鞋,一個款新的內衣,迫不及待的穿給他看。

  或者,想到關于你和他的瞬間,突然的哭,或不經意的笑。

  或者,吵架的時候,當著他的面狠心刪光你和他的照片。背著他,又哭著傷心的在回收站找回來。

  或者,一個人在街角聽到一首你和他共同喜歡音樂,心口裂開的疼。

  或者,在人群哄鬧的大街,吃飯的餐廳,開車遠行的路上,你會突然趴到他身上,不停向他索吻,用你涂滿口紅的嘴唇在他臉上蓋好多章。

  愛一個人,大概是無論什么時候,想起他的好,他的壞,他的挑剔,他的瘋狂,你還是會像陷入初戀一樣呼吸,疼痛,心跳。

  節日,除了以往的浪漫,收到一份額外的禮物。他告訴我,為此他做足了半個月的功課。

  后來,我把它安靜地放在那里,一直沒有插入存儲卡正式啟用。

  心若缺失溫度,光的色調也不會變暖。值得感動的從來不是東西本身,而是背后某個具體的動作,許多認真的思量。

  如果一定要說,藝術是含蓄的,愛,偏偏是個例外。

  文/Souveni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