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你有望穿秋水的等待,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

  愿你有望穿秋水的等待,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?

? ? ? 等待,在江南,有人在月色里,洗著一件舊衣,有人在長巷,養著你的瘦馬蹄音。
  
  等待,在洛陽,有人看煙花,冷過幾回,有人守孤城,等緣分落地生根,看月色又雪色。
  
  等待,是夢偏冷,輾轉一生,是長相思,歡將樂共來,是新愁上心頭,也是舊相知,是桃花信箋,滿紙情濃,是堆砌的詩三千,漸行漸遠漸無聲。
  
  等待,是自期自許,又自棄的底色,任你憐我惜我;是馬蹄揚起塵土,仍清流自許,任你見我不見我;是睡蓮唱著汲水的歌謠,任你寵我薄我。
  
  戲臨小草書團扇,自揀殘花插凈瓶,等待,是一場自怨自艾,又自我成全的期許。
  
  云中誰寄錦書來,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,等待,是一場自憐自惜,又不能自持的徘徊。
  
  一別如斯,落盡梨花月又西。等待,是一場自悔從前,又幽微薄涼,綿遠無期的惆悵。
  
  繁華落盡處,淚如梨花雨涼
  
  一彎新月,瘦了紅塵;一紙浮生,亂了流年;一縷相思,入了寒夢;一地落花,悲了往事。
  
  若一生為著一次遇見,那山一程,水一程,就是你的美好曠途。
  
  若一生為著一次重逢,那風一更,雪一更,就是你的最好歸宿。
  
  青衣一生,水影薄透,仍半宿花房,細香滿身,誰在城深處,枯等,一圈又一圈蒼白的年輪。
  
  琵琶別舟,一曲觴歌,仍輕攏慢捻,月色澆衣,誰在孤燈下,默念,一年又一年寂寥的芳華。
  
  年華隔岸,往事深盟,仍宛如初見,手指蒼茫,誰在桃花鄉,翻開,一頁又一頁瘦掉的平仄。
  
  或許生命,都有不完滿的結局,我們卻仍努力地活過。就像那些花事,遲早會跟上荼蘼的步子,卻一樣開得跌宕自喜。
  
  晴窗破硯,孤燈暖書,總有一紙情長;或野徑花明,荒蔚幽岑,總有半山風雅。
  
  落花盡,山河遠,風停在,小窗外,灼灼花,字字錦。
  
  薄尺素,白燈花,弦斷在,別離處,蓮蓮訣,聲聲慢。
  
  誰在等待的時光里,心疼了模樣
  
  杜拉斯:愛之于我,不是肌膚之親,不是一蔬一飯,它是一種不死的欲望,是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。
  
  緣起何時,緣落與否,?切未因,?切未果。
  
  我們的??,或許原是?場莫名的等候,像殘缺的詩箋,涂滿往事的墨跡,聊作虛度時光的癡狂。
  
  千年前的蒹葭,付了一場白露,哀而不傷,心有澄澈,一山的桃夭,千帆過盡,仍有山色入畫。
  
  或許我們都寫不出完美結局,流年影子被風吹薄,往事的書箋被月色惹涼,總有一場等待,不負相思意,不誤流年期,不傷梨花薄,不嘆紅塵遠
  
  那些故事,長在風里,蔥綠的記憶,等時間提著燈籠,照見往事,瘦墨幾筆,卻是兵荒馬亂的走筆。
  
  誰在等待的時光里,心疼了模樣,讀倦了詩書,走倦了風物,心弦,日月琴,卻再不彈出,梨花似雪的調,紅妝立雪的情意。
  
  等待,是一頁薄念,是一縷梵唱,是一部心經,是滿山歌謠,是那一刻,那一日,那一夜,那一瞬,那一天,那一月,那一年,那一世,轉山轉水的愿,更是愿和你一夕忽老的念。
  
  愿你有望穿秋水的等待,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
  
  走一回山野的寂然,衣上有花瓣,眉間有清風;讀一卷時光的舊書,風遞來細香,雨落滿從前。
  
  《牡丹亭》:不到園林,怎知春色如許。原來姹紫嫣紅開遍,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賞心樂事誰家院?
  
  一個女子最深邃的寂寞,是窗前花開遍,雁聲風處斷,她依舊,日日咿呀嗅紅妝,面容盈盈一水,媚骨生繡,清香細身。
  
  一個人最漫長的等待,是被冷香銷,殘燈挑盡,一夜涼夢驚覺,往事,如一團化不開的月色,堆砌成箋中字,琴上音。
  
  愿你愛得信仰皎潔,憂喜自清,沒有“今日的下弦,曾是十五的月圓”的悵然,亦沒有“西風多少恨,吹不散眉彎”的遺憾。
  
  愿你在人間,有望穿秋水的等待,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;有無可奈何花落去的薄念,亦有故燒高燭照紅妝的深喜。
  
  文/水月嵐曦